编剧陈彤: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小编 362 0

  由郭麒麟、金晨主演的电视剧《平凡之路》正在热播中。这是编剧陈彤第三次创作以职业律师为视角的电视剧,但是和之前的《离婚律师》《精英律师》里的精英氛围感完全不同,《平凡之路》聚焦的是初入职场的新人,这些年轻人怀揣着对职业的信念,熬过从助理到实习律师的漫长过程,“平凡之路”其实就是现实生活中打工人的生存图景。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部“非典型”律师职场剧?《平凡之路》想传达给观众的是怎样的思考?陈彤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是她创作时反复问自己的问题:“年轻人都有特别害怕自己终其一生碌碌无为的时刻,希望自己与众不同、成为行业翘楚,鲜花掌声、人生巅峰……但对于大部分的人,能够做好一个普通人,让家人、亲人过上踏实的生活就挺好的,要是再能够帮助到别人,就已经很有意义了。这可能是这个剧想说的,也是本剧的主题曲的歌词: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潜入律所 体验“实习律师”理想与光芒

  北青报:这部剧的“气质”与您之前创作的《离婚律师》《精英律师》等同题材作品截然不同,能否透露《平凡之路》的创作初衷?

  陈彤:这次剧中的主人公都是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的律师,跟以往一些剧中已经功成名就的成熟律师的工作生活状态有很大不同。我当时在律所采访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实习律师在面试的时候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学法律,为什么要上法学院?大多数年轻的孩子都会说,因为我有一名法律人的初心,我希望能够捍卫正义、维护公平。

  后来我在采访的时候发现,大部分的实习律师都承受了特别大的压力,而且他们的薪水跟工作量是不匹配的。当时流传一个笑话,是我在律所听到的,我一直以为是个笑话,后来我发现所有的笑话也是来源于生活的:你要是请个保姆一个月得6000块钱;你要请个司机,没有4000块钱别人也不给你干;但是你要请个(律师)助理,给2000块钱就能又给你端茶递水,又可以给你开车,还可以给你做案例分析……

  我在律所假装实习的时候了解到,有一个年轻的律师,指导老师带着他一个案子,当事人家属每天早上一醒就给这个孩子打电话,一直打到九十点钟。这个孩子忙了一天后,到晚上睡觉前客户又给他打电话。他那段时间特别辛苦。他们真的是一群特别有理想、特别有光芒的人,否则很难熬下来从助理到实习律师的过程——那个过程需要你对未来相信,对你从事职业有一种坚定的信念。

  北青报:您此前参与创作过《新结婚时代》《一仆二主》等家庭情感剧,此后“转型”创作了《离婚律师》《精英律师》等律师职场剧,这次在案例选择上有什么不同的标准?

  陈彤:准确地说,《平凡之路》更像是一部律师生活剧。大部分的人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怎么打过官司,我们很多人对律师的理解也是来自于影视作品,有的还可能是欧美的影视作品。但实际上各个国家和地区法系是不一样的,他们是那种抗辩式的,还有陪审团。我们不是这样的一个法系,我们的律师只能坐着辩护,不可能像欧美影视剧中的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各种走动、表演。

  像我写的这些小律师都是连实习律师证都没有拿到的“新人”,不可能让他们去接触到那样的大案子。他们大部分的时候做的就是查漏补缺,或者是帮大律师去做助手。在我所“实习”的律所,接触的都是这种给老百姓打官司的案子。

  还有一个背景,《平凡之路》创作之时刚好是《民法典》颁布的时候,《民法典》大部分都是关于老百姓的家长里短,离婚、劳动纠纷、继承等等这些事。对老百姓来说,像财产分割、遗产继承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一定要找他非常相信的人,如果他不相信你,你专业再强,他也不会委托给你。

  跟离婚案“杠上”?探讨和平分手的可能

  北青报:“平凡之路跟离婚案杠上了”冲上微博热搜,这部剧涉及的不少案件都和情感结束有关,有的是第三者插足,有的则是夫妻感情不和。为什么写那么多关于离婚的故事?

  陈彤:剧中离婚案比较多,是因为这些年来有好多大型离婚“车祸”现场,我觉得为什么曾经那么相爱的人不再相爱了,要撕得这么难看?如果有律师参与的话,他们能做什么?尤其是现在,离婚案件一般都要先调解,在调解的过程当中,作为律师,你到底是去煽动客户内心仇恨的那一面,还是让他去慢慢地接受这个事情,以一种相对美好的状态分手,分手了以后将来还可以作为亲人。尤其很多夫妻离婚还是有孩子的(牵绊),至少双方还能作为孩子的父母相处。

  离婚这种事情,很多人都写过了,包括我们团队里也有很多分歧。大家认为你不爱了,你老公也不爱你了,离了就完了,为什么你就不肯离?我们到底是传递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剧中每一个细节我都问了自己很多遍。当时还有人说到《铡美案》中秦香莲老公负心了,最后秦香莲死不离婚,那样就真的好吗?为什么你曾经相爱过的人,到最后你不爱了,要变成这么大的仇恨?有没有可能大家最后能够和平分手,当时在这些地方讨论了很多遍。在律所,很多律师就不爱接离婚案。律师对我讲,所有的离婚案件都要先经过调解,不调解直接判离是不可能的,所以律师都会说服他的客户,就像剧中杜飞宇对孙建业说的那段话,你已经不爱她了,但是你能不能对一个深爱过的人,最后也保持“分手见人品”。你要尽最大努力、最大诚意、最大可能,让她能够接受这件事情。

  大结局创意来自郭麒麟 重写一稿比原来所有版本都好

  北青报:您提到因为郭麒麟出演潘岩,专门看了他很多相声作品,按照他的个人风格完善了这个人物的特色。能否分享一下合作过程中的故事?

  陈彤:我隆重感谢一下郭麒麟老师吧,在我们故事最后结尾的时候,我写了好几版大结局,我们团队也都比较年轻,大家也没有想出更好的,但是导演也不是很满意,一直在这样的一个循环当中。戏都快要杀青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我很焦虑,团队也各种群策群力、出谋划策。

  这个时候刚好去剧组探班,小郭老师就跟我讲了一下他对结尾的设想,我当时就觉得特别好,真的一下就点亮我了,一下就给到了我一个很大的启发,但按照他的那个创意,需要很多演员,包括他戏里的爸爸,但是当时那位演员其实已经杀青了,不能再写了,然后他说我去找我爸。所以我觉得很感激他,所以我也按照他的设想把那个大结局重新写了一稿,这稿大家都比较满意,觉得比原来的所有版本都好。

  年轻人不要把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北青报:近年定位“职场菜鸟成长记”的行业剧不少,您认为创作这类题材如何才能真正反映出年轻人在“卷时代”中艰难的上升之路,而不仅仅靠“金手指”和“开挂”?潘岩这个角色在后期有没有一些还可以继续挖掘的亮点呢?

  陈彤:我觉得我写的不是一个菜鸟升职记,其实我写的是一个个普通的人,他们涉世未深、血气方刚,他们在经历成长。比如舒一南,从目高于顶、自命不凡到最后不再害怕去成为一个平凡普通的人,愿意去做一个真正热爱生活的人,这是属于他的人物弧光。

  我在律所“实习”的时候意识到,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每一代人都年轻过,每一代人都有初心,但是不是所有的人最后都能够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有句话叫“不要把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特别打动我的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忠于自我的人物光芒。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统筹/满羿

  人物

  在《平凡之路》中深耕小人物

  郭麒麟:潘岩就是我的“化名”

  和所有“星二代”一样,出道之初,郭麒麟也容易被观众称呼为“郭德纲的儿子”。但很快,郭麒麟便用作品“说话”,成功地让大家记住了他的名字。从《庆余年》中的范思辙,到《赘婿》中的宁毅,再到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平凡之路》中的潘岩,郭麒麟用细腻的表演、真诚的态度打动了无数观众。这些带着浓厚市井气息的小人物,其实也恰恰是郭麒麟最喜欢也最擅长的,“我觉得这是我非常舒适的区域,而且我也不觉得我戏路窄,这样的人物太多了。我最怕的就是您把剧本拿过来,我一看这人物离我生活太远了。”

  “反套路”角色才能抓眼球

  在电视剧《平凡之路》中,郭麒麟饰演实习律师潘岩。与传统都市剧中律师西装革履的精英形象不同,潘岩是一个出身普通、学历普通的“平凡”青年。两百多份简历已读未回,入职三天被劝退“三连”,还有来自未来老丈人的委婉“反对”等等,都是一个都市青年成长阵痛的真实再现。

  对于这样“反套路”的角色设定,郭麒麟表示,“如果是一个大帅哥往那一站,所有事都摆平了,这戏还用看吗?就得是我这样的人,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反而大家都会很好奇,从一开始就能抓住观众的眼球。”在郭麒麟看来,律师不应该仅仅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形象,很多小律师频繁地奔波于家庭、公司,去忙活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平凡之路》播出之后,很多观众都认为郭麒麟是在本色出演,二者身上有许多相通之处。对此,郭麒麟也深以为然,他说道:“潘岩确实和我本人比较像,甚至可以说就是郭麒麟的‘化名’。而且我也非常愿意把我自己对待社会、工作和职场的一些看法揉到他身上。”郭麒麟表示,饰演潘岩自己也藏了一点私心,他能理解潘岩的很多做法,也会把自己的情绪价值带到角色中去,“与其说我在表演,不如说是我们合二为一”。

  热衷深耕小人物

  此前,郭麒麟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自己对“小人物”的热爱。“现阶段我还是先深耕小人物,因为我这个年龄段演小人物的还不太多,没人跟我抢。”郭麒麟开玩笑地说,“如果今年不需要我这样的,我就歇会儿说相声去,明年我再来,我这也算是多栖发展了。”

  之所以热衷于“小人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角色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他自己成长的痕迹,而这些相似之处,也让他的表演更如鱼得水。“我觉得越有生活气息的身份,对我们的表演来说可能更有帮助。您真来一个精英,我没见过,不知道他天天怎么生活的,我演不出来。”郭麒麟表示。

  演员的成长总是伴随着不同的声音,对郭麒麟来说也是如此。对“小人物”的出色演绎,有人认为是本色出演、接地气,但也有人认为“戏路太窄”“发展受限”。对于外界的这些争议,郭麒麟却表现得相当通透,他坦言:“我不着急突破,我甚至觉得一个演员如果有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他这一生就是成功的,所以如果有一个能让大伙记住的,我就挺高兴的。”

  童年女神演亲妈

  《平凡之路》中,郭麒麟和牛莉这对“母子”的对手戏非常出彩。以他们的相处模式为参照,有关亲子相处、代际沟通等话题频频登上热搜,引发观众热议。剧中,牛莉饰演的唐美艳是潘岩最忠实的“粉丝”,用观众的话说,那就是对儿子有一种“蜜汁自信”。在这部剧中,相声演员和小品演员之间,碰撞出了一种奇特的火花。

  “牛莉老师可是我小时候的女神,我那会儿觉得牛老师可太美了!”谈到与牛莉的合作,郭麒麟不吝赞美之词,“牛莉老师有着很深厚的舞台表演经验,能随时感知周围的情况和观众的心情,内心节奏感非常强,和她一起演戏非常舒服。”

  至于观众颇为感兴趣的郭家父子的亲子关系话题,郭麒麟则表示,与潘岩、唐美艳相比还是很不一样,“首先,我不可能管郭老师叫大哥,因为这是我内心不接受的,可能这也跟我从小的教育有关。”不过,郭麒麟也表示,虽然父亲郭德纲是出了名的“严父”,但随着自己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他和郭德纲的父子关系正在发生一种“有趣”的变化。“尤其是我已经27岁了,现在也常常在家做一些所谓的没大没小的事情,这其实也是我们父子关系更加亲密的一种表现。”郭麒麟说道。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来源:北京青年报)

广告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